( '༥' )

第一次尝试刻章,好丑😭😭😭

对不起是没质量的摸鱼

不要摸男孩子的头!机器人也不行!!呜呜呜呜我喜欢他quqqq【危险发言】【接下来就是蓝鞋子的那个队服啦!呜呜呜太可爱了】

呜呜呜初始队服了解一下quqqqqq我想戳一戳潜龙所有的样子【变态!】【危险发言】

呜呜呜他太好看了,我今天就用实力证明什么是真正的画不出千分之一的好

【雪女x你】



我爱她,我要和她结婚【并不】
看到的是玩家x不是阴阳师

有一点狗子川xquqq




【初次见面】


“哇!是小姐姐!”你一脸兴奋的看着她,“你叫雪女对吧,以后请多多指教啦!”

你去牵起她的手,她手如雪那般冰凉,这也难怪,她是雪女啊

她自知手凉想要收回手,你却牵的更紧

“来啦就别想走了喔”



【初次共同胜利】

胜利

你激动的牵着她的手,又蹦又跳,她无奈只好陪着你

三尾狐在樱花树下看着,微微扬起嘴角,似是想到了什么,却又什么也不说,只是看着笑。



【初次看到的微笑和共同的小秘密】

“雪女小姐姐雪女小姐姐!”过了那么久你还是那么叫她

她看着你捧着一碗水,面露疑惑

“你可不可以帮我把它弄成碎冰啊,拜托了!”

她虽疑惑但却照做了

你手中的水变成了一碗碎冰

你掏出准备好的百香果汁浇上去,拿出两个勺子递过去一个

“嘿嘿,今天就我们两个吃!明天再给他们准备w”

你吃着开心,她亦是

因为你转过脸时分明的看到那是她的微笑,虽然被她发现了

一瞬间的微笑

“今天的事可别告诉他们喔!”



【小小的日常①】

“雪女从来没有碰到过地板呢”你托着下巴边想边看着她

“怎么了?”雪女看向你

你心生一机“雪女小姐姐我们来比比身高好不好!”

“…怎么?”她脚刚一着地脚下便结成一块冰,你站在冰上却刚到她的眉间

你笑到“雪女小姐姐还真挺高的嘛,如今凑近一看,小姐姐你的耳坠可真好看”

路过的荒川看到了,用手中的扇子敲了敲你的头
“想对雪女做什么,小矮子”

你哼哼唧唧的抱住头,“荒川川不能仗着你好看就打我!哼!”

坐在樱树上的大天狗托着下巴笑

“狗子快来管管你的荒川川啦!”你冲他喊到

荒川又用扇子拍了拍你的头,随即却张开扇子遮住半面脸


耳尖微微发红

他飞下来把手搭在荒川之主的肩膀上,俯身下来变出一根鸦羽

“送你,再长高些吧”

看到他笑嘻嘻的样子你刚想怼回去突然被人抓住了手,冷冰冰的

雪女看着大天狗

“好好,不打趣她”然后拉着荒川走了

看你一脸委屈的看着那鸦羽

“其实,这样挺好”雪女说到
手却没松开过

【all黑】对你来说你喜欢的人像什么







#all黑

#嗯




①鬼使白



“像细腻的红豆沙吧,看着一颗一颗的却细腻柔暖入口即化,甜而不腻让人着迷”





温暖强大,看着吊儿郎当实则细腻非常,我非常非常庆幸我生前是你的弟弟,死后身为恋人







②妖狐




“小生觉着,大抵是像阳光那样吧,不似太阳般耀眼难以接近,温暖得令人不由自主地接近触碰”




和少女一样乌黑的头发,却比少女还要温柔可靠,一眼万年









③大天狗





“像是一种蛊毒,让人深陷其中”






总想凭着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想守护弟弟,保护他人。那努力的样子本是吾所不屑的,但在那人身上却让吾有种想要护他永世的冲动







——————
【本是想写双黑师徒的,可我既没有小小黑也没打过去,我连九命猫都打不过(´°̥̥̥̥̥̥̥̥ω°̥̥̥̥̥̥̥̥`)我能怎么办我也超级绝望呐】

纯粹的是喜欢你啊

#黑受,狐黑,白黑



世上的美景有许多



那战场上的血色般的夕阳,那黑暗中初升的一
缕光亮,还有那漫天银白中点点梅红……



而眼前这一幕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人就这么倚靠在不远处的樱树下,白发和那樱花倒也称得上是相称,让人看着愈发心痒难耐




弧度正好的微笑,散发着那仅属于狐狸的妖媚




是了,狐狸大抵都是如此的媚人




仿佛要听到心跳了,鬼使黑暗自想到,是了,鬼没有心跳




“主人叫我来带你,走吧”鬼使黑走在他的前面



“小生能问一下鬼使黑大人,您这是?”妖狐看着他身上一改往前黑红配色,着上黑紫色的衣服,不免疑惑




他走着,没回头也没有不耐烦,“主人刚给的,这衣服倒要叫人想起许多事情来”突然,他笑着回过头,“怎么?”




“鬼使黑大人真是深得主人喜爱呢”




妖狐用扇子遮了半张脸,看不出表情,也听不出话里带着什么意味




“比不上你就是了”鬼使黑依旧向前走着



鬼使黑这话说的不假,那阴阳师实着是疼爱妖狐疼爱得紧。



来到这寮子里没出两小时就觉了醒,寮里的姑获鸟前辈当时都没有这样的福利。听说是一直他听说他的朋友都有的关系




和他们一同前往的还有先前提起过的姑获鸟,胆怯却是寮里最强大的萤草和与鬼使黑不同的严谨的鬼使黑弟弟鬼使白。




他很清楚的看到,那人看见弟弟时的笑容




开朗,大方,还有些许宠溺的意味。




是了,鬼使黑给人一种开朗好战的感觉的时候,全是在那鬼使白的身边




妖狐看着那黑紫色的背影掩面笑了笑




有趣,实着是有趣的很




鬼使白感受到视线望了过来,对上妖狐那满是笑意和好奇的眼神,他回敬他一个笑容




一个充满敌意与冷漠的笑容




这是在宣誓主权啊…





妖狐脸上的笑意更甚





一边萤草拉了拉他的衣角,


“那,那个要轮到你了”



啊,居然在打斗的时候失态了吗


他下意识地往鬼使黑的方向看去,只见那人看着自己,等待着自己出招




呵,偶而这样“失态”也没什么不好




因为心情好的很 ,妖狐把对面的蛇突了个残血,只等鬼使黑来个补刀了




战后鬼使黑没有什么表态,倒是那阴阳师高兴的不得了,连把达摩往他手里塞




看着手中的达摩,又往鬼使黑的方向看了看。那人靠在他弟弟身上,似乎是有些累了。




阴阳师沿着他的视线望去,笑道“小黑在带你之前打了一小时的斗技,这会儿许是累坏了罢”




阴阳师看向小黑的的目光里,满是温柔与喜爱“你知道吗,小黑可是我除了你雪女姐的第三个sr,那人在小白来之前可不是这样的,虽然小白来的时候他已经是二十五级的三星了……”




“我本是不想练鬼使白的,看小黑喜欢弟弟喜欢得紧,不忍拆散他俩才……小黑带小白的时候你是没看见, 明明才二十五级出头的,却次次普攻一千六加,那叫一个威……”看着这阴阳师一脸自豪滔滔不绝地讲着




他何尝不知道这鬼使黑白关系好的很呢?只是亲耳听到这种种事迹心中有些不快罢了。




不快…?




为何小生要觉着不快…兄弟间关系要好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么…








——
改天再写吧,话说我在lft的那个写阴阳师的号貌似死掉了qwqqqqq所以十分抱歉